骨伤科疾患,在治疗方面,不外乎手法、用药和器械,这里包含了各种各样的外治疗法(整复、固定、各样手法包括按摩推拿,以及针灸火罐和其它自然疗法)和内治疗法(根据全身和局部证候,施以四诊,进行辨证,以传统医学理论为指导,使用传统药物治疗)。
  原则上,要贯彻内外兼治,动静结合,筋骨并重,等前人总结的遗训。要以中医的整体观(内环境的统一),天人观(人与所处的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的相应关系)和平衡论贯穿诊治过程的始终。从心身两个方面的全方位的配合,才能达到更好的治疗效果。
  骨伤病的治疗,要贯穿在内治和外治的两个方面。人体损伤,可以分为两大类:外损和内伤。前者是指皮肉、筋骨、(当然包括所有的软组织的)损伤;后者则根据病理机制的不同,分为伤气血、伤经络、伤脏腑。一般临床上,以伤气、伤血和气血两伤为多见。不论是外伤(外损)还是内伤,中医治疗都是根据四诊八纲辨证施治。
  明代薛立齋先生,在他的《正体类要》中,说的很清楚:“肢体损于外,则气血伤于内,营卫有所不贯,脏腑由之不和。”说明人体受到伤害是,局部组织的损害,每每导致气血、经络、脏腑的功能紊乱,从而产生一系列的症状或症候群。局部与经络,气血,脏腑以及整体有着密切的联系,它们互程中,要从整体观出发,对气血营卫经络筋骨脏腑之间的生理病理关系加以深入观察,从而疾病的本质,以达到更好的治疗目的。
  外治法的用药
  外治法在伤科应用方面,极为广泛,它包括手法、药物和器械,当然还包含着其它理疗和各种自然疗法。单从用药来说,可分为下列数种:
  敷药法:是使用较为广泛的一类,又可分为药膏、药粉、药锭及膏药等,我们常用的是前三类。
  药膏(膏剂):将药物碾成细粉发,加入蜂蜜或蛋清调成膏状敷于患处。
  ⑴ 消瘀止痛类:如消定散、二消散、二乌散等,在骨折脱臼或软组织损伤初期,肿胀疼痛,局部温度增高者(或炎症早期),可用消定散。损伤中期,肿痛减退,仍有微肿疼痛者,可用二消散,如后期肿胀未全消,局部发凉,顽疼不愈者可用二乌散。
  ⑵接骨舒筋类:骨折复位后,肿胀稍减,可使用折伤膏配合固定,直至骨折完全愈合。
  药粉(粉剂):将药物研成极细粉末,收储瓶中备用,用时撒于伤口,再以消毒纱布覆盖包扎。
  ⑴止血收口类:常用的有创伤止血散。
  ⑵生肌长肉类:能促进伤口愈合,常用有珍珠生肌散。
  ⑶半起半长类:用于去腐生肌,如去腐败生肌散、桃花散、王不留行散。
  药锭(锭剂):是将药物研成极细粉末,加适量粉糊,制成一定粗细的药锭,收储备用。应用时将锭剂插入窦道中,使之穴道内腐肉化去,加速创口愈合,常用有立马追、起药胜金锭。
  薰洗法:将药物置于盆中煮沸后,文火持续30分钟,取下,趁热薰蒸患处,待药汤稍凉后,淋洗或浸泡患处,该法有舒筋活血、散淤定疼的作用,对骨折愈合后的关节强直,筋骨酸疼,麻木不仁,效果尤佳。常用者如涤伤汤。
  热尉法:是用于骨折愈后,局部温度,自觉发凉,酸疼不适,如脊椎压缩骨折后期,以及其它脊椎疾病的顽固性疼痛。常用方法有二。其一,饮片煎汤浓缩其汁,撒于布上热熨;其二,将药物碾成粗末,炒热熨患处。常用方剂有熨伤汤;逐湿散。
  揉药法:是将药物研成极细末,储于瓶中备用,应用时,以拇指醮药粉少许,在患处轻轻揉研,使药物进入肌肤,以发挥其舒筋活血散淤止疼的作用,常用于骨折愈合后或脱臼复位后出现关节功能障碍,和软组织损伤后经络不舒,惯用方剂为展筋丹。
  附方:
  消定散(古方改进,家传验方)主治一切损伤、扭伤,周身积瘀肿痛,骨折、脱位,肿痛不消者用之)炒大黄  无名异  木耳炭  儿茶  紫荆皮 各等分  共为细末 白蜂蜜调糊敷患处三到五天更换一次。
  二乌散(家传方)(主治挫伤关节,久积淤血不散,冷肿不消)制川乌  制草乌  各等分为细末,蜂蜜调敷患处,三天更换一次。
  二消散(家传方)主治损伤积淤,四肢关节经久肿疼,局部不发热,不发凉者用之。消定散 二乌散 各等分,蜂蜜调敷,3——5日更换。
  折伤膏(家传方)用于各种骨折,有消淤活血,促进骨折愈合的功能。象皮、象牙各30g,地龙 番木鳖  儿茶各15g,乳香  没药 龙骨  无名异  天门冬  木瓜各10g,自然铜12g ,三七3g,冰片3g,元寸1g,共为细末,鸡蛋清调成糊状备用。用时,均匀敷于患处,白布包扎,外用小夹板固定。(注:象皮象牙可用其它同属非国家保护动物替代)
  创伤止血散、珍珠生肌散、去腐生肌散、桃花散、王不留行散、立马追。
  起药胜金锭  注:以上七个配方,因现代外科学的发展,应用范围缩小,仅做为研究之用,这里不再介绍)
  涤伤汤(家传方)(主治损伤愈后,关节强直,功能障碍)透骨草  伸筋草  泽兰  红花  当归  刘寄奴  川断  毛姜  羌活  防风  熬水薰洗患处(不去药渣)每日早晚各薰洗一次。
  熨伤汤(家传方)损伤日久,局部作痛或筋骨疼痛。多用于腰背部和臀部。黄柏30g  半夏15g  当归10g  桃仁泥10g  乳香6g  没药6g  水煎去渣,缩成浓汁备用。纱布折叠成8层,置于疼痛处,将煎好的药汁适量的均匀的洒在纱布上,再以适当温度的热水袋覆盖,熨之,过热时移去,注意!保护好周围皮肤,勿使之烫伤,每次半小时,每天1-2次。
  内治法的用药
   身体受伤,除一般可以看到的皮肉筋骨损伤外,同时引起体内的各系统失衡,出现一系列错综复杂的病理变化,所谓“内伤”。关于内伤的记载,最早见于《内经》,其中有“堕坠”“击扑”“举重”致伤,造成“恶血留内,腹内胀满”的症状,之后,像《诸病源候论》就有“淤血作祟”的记载,《急求章》等的有关刑事保辜的规定,保辜日期与内伤出现的日期相似。
  内伤的病理  内伤症的病变,总不外乎经络、气血失衡,进而影响脏腑,乃至波及全身。治疗要全面观察和考虑。
  素问缪刺论:“人有所堕坠,恶血留内,腹中满胀,不得前后,先饮利药,此上伤厥阴之脉,下伤少阴之络,”灵枢邪气藏府病形篇云:“有所堕坠,恶血留内,若有所大怒,气上而不下,积于胁下,则伤肝。”又云“有所击仆,若醉人房,汗出当风,则伤脾。”“有所用力举重,若人房过度,汗出浴水,则伤肾。”灵枢寒热篇:“身有所伤,出血过多,反中风寒。若有所堕坠,四肢懈惰不收,曰体惰。”这都是损伤后引发淤血,亡血和夹有表证的论述。素问举痛论:“知百病生于气也。怒则气上,喜则气缓,悲则气消,恐则气下,寒则气收,炅则气泄,惊则气乱,劳则气耗,思则气结。”经脉别论篇: “凡人之惊恐恚劳动静,皆为变也。是以夜行则喘出于肾,淫气病肺。有所堕恐,喘出于肝,淫气害脾。有所惊恐,喘出于肺,淫气伤心。度水跌仆,喘出于肾与骨,当是之时,勇者气行则已,怯者则着而为病也。故曰:诊病之道,观人勇怯,骨肉皮肤,能知其情,以为诊法也。”前人提醒我们,对于损伤患者也应考虑“伤气”问题。根据以上可知,内伤最常见的也是最重要的就是“伤气”、“伤血”和“气血两伤。
  内伤的辨证  人为一复杂的开放的超巨大系统的机体。对疾病的发生、发展和转归,随着机体内外环境的变化,出现复杂多变的症状。医者必需运用 辨证诊治的方法,进行多方面的观察,掌握其变化发展规律,制订出适当的治疗方案。
  伤气:一般单纯伤气或伤血的都比较少见,“气为血帅,血为气母。气行血行,气滞血瘀。”素问阴阳应象在论:“气伤痛,形伤肿,气伤痛,形伤肿。故先痛而后肿者,气伤形也;先肿而后痛者,形伤气也。”
  在正常情况下,气血是相互依存的故在临床上或手法、或药物调节气血,舒其经络,使气血畅通,肿痛则消。
  伤气之症,痛而不肿,痛无定处,压之疼痛不增,也无刺痛之感;胸闷乏力,查无形迹,肢体倦怠,精神不振,脉象沉细。治以人参养荣汤。
  胸满气促,肢体沉重,气高而喘,身热而烦;心下痞满,不思饮食;自汗身重,其脉洪大而头痛,此内伤元气。治以补中益气汤。
  内伤气虚,血盛于肺,发烧喘咳,面黑胸胀,或胸膈痛喘,治以二味参苏饮。
  内伤气逆,血蕴于肺,发热喘咳,咳血,衄血。治以十味参苏饮。
  内伤气痛,伤后检查,无明显筋骨损伤,但出现胸胁疼痛,咳喘不利,胸满气促,疼痛有时涉及小腹或腰部,但无压痛,呼吸有痰响,治以豁痰消积。如心胸痞痛者宜枳桔汤;胸腹刺痛者宜木香破气汤;小腹及腰痛者,宜木香槟榔汤;遍身刺痛浮肿者,用流气饮。
  内伤气虚,气短声低自汗,心悸乏力,胸闷胀痛,四物汤(八珍汤)
  伤后筋骨作痛,营卫气虚,宜复元通气散加当归治之;筋骨间作痛,肝肾气伤,六味地黄汤治之。
  损伤月少伤,生活中无意发生闪挫、旋转、弯腰等动作时,出现腰部脊椎两旁疼痛,或单侧或双侧,呼吸痛,咳嗽痛,前屈后伸加重,查无骨性病变时,作俯卧位配合呼吸给予牵引,同时,在呼气时按压疼痛部位的棘突和两侧棘突旁肌肉,作四五个呼吸,一般均可减轻和恢复,如仍有疼痛者,可口服挫伤月少痛汤;老人则手法宜轻,服用月少痛汤(方2)(老人用方)。
  附方:
  人参养荣汤(局方)
  补中益气汤(李东垣方)
  二味参苏饮(张璧方)(主治跌打损伤,出现咳喘,或出血过多,面黑胸胀,胸膈疼痛而喘者,乃气虚血乘于肺)党参30g, 苏木60g,苏木煎汤,冲服参末。
  十味参苏饮(易间方)(主治损伤气逆,血蕴上焦,发热气促,咳血衄血)党参10g,紫苏10g,葛根6g,前胡10g,姜半夏10g,茯苓10g,陈皮3g,桔梗60g, 枳壳10g, 甘草60g,水煎温服。
  枳橘汤(葛生汤)(主治内伤气疼,心胸痞满)枳壳10g  陈皮5g  姜黄3g  生姜6g  水煎服二次。
  木香破气汤(家传方)(内伤胸胁刺痛)广木香6g  降真香3g  青皮60  当归10  苏木6g  水煎温服
  朩香槟榔汤(家传方)(内伤气疼,痛引小腹及腰间者)广木香5g  槟榔10g  小茴香10g  川厚朴10  当归10g  赤芍10  水煎温服。
  流气饮(家传验方)(内伤遍身走注刺痛,身体浮肿,上气痰盛,咽塞不通)当归10g  赤芍10g  陈皮6g  乌药6g  茯苓12g  姜夏10  紫苏6g  桔梗6g  水煎温服。
挫伤月少疼汤(家传验方)(腰部扭挫伤,疼痛在脊柱两旁肌肉或两胁处,不能转侧和伸屈,配合手法更好)小茴香10g  台乌10g  川断12g  元胡10g  木香6g  青皮6g  三七5g(为末冲服)  水煎温服。
  挫伤月少疼汤(方2)(老人闪挫腰痛,不能转侧者,则用本方)党参10g  白术10g  炙芪12g  陈皮6g  川芎6g  盐香附10g  三七4g(冲服)水煎服
  伤血:分瘀血和亡血
  瘀血,指体内有血液停滞,包括离经之血积存体内,或血运不畅,阻滞于经脉及脏腑内的血液,均称为瘀血;
  亡血,血液流失,溢于体外,如外伤出血,或吐血、咯血、衄血、便血等出血量较多;或津液过耗,损血之源,出现气血亏虚的脉证,俱属亡血。
  瘀血:外伤致使离经之血,留滞于体内,瘀血可分三个阶段,初溢之血为留血,经久凝滞不散者为内结,中期为瘀血,也是体内留滞溢血的通称。瘀血留滞体内,或脏腑、或经络、或注于腠理,或注于肌肉筋骨之间,内可致使胸腹胀痛,不得前后,变生他症;外可致使肿胀灼热,妨碍手法进行,甚则化脓成疮,或致更加严重的并发症,必需及时处理。损伤之症,由于跌仆闪挫,必致经隧破裂,血液游离于经外,根据瘀血留滞的部位不同,可以出现不同症状,大致可分为瘀血滞留于上中下三焦,分别处理如下:
  上焦受傷,胸部疼痛,兼呕吐气促,或痰带血丝,乃瘀血拥于上焦,先服犀角地黄汤;若胸部疼痛,精神状态尚好,未见呕吐者,用清上瘀血汤;若无以上症状,日久发脱不生,胸膈顽硬刺痛,目无精彩,寒热往来者,以加味小柴胡汤治之。
  中焦受伤,口吐异物,或发烧、胸腹胁胀痛,大便不通,口干不欲饮,食而无味,甚则减食,脉实大而数,此瘀血拥于中焦,用大承气汤下之;若下后仍痛者,瘀血未尽,以逐瘀活血汤治之;如腰脐间刺痛,身寒热无汗,以小柴胡汤加姜黄,桃仁泥,大黄治之。
  下焦受伤,季肋少腹胀满疼痛,皮下硬如皮革,大便黑色,小便自利,用消下破瘀汤治之;若按之腹硬如石,此蓄血之证,宜用抵当汤治之。
  老年体弱者,产妇、孕妇,纵然存在瘀血,亦不可猛下,可用四物汤加火麻仁缓而下之。瘀血已去,则以复元通气散加当归调之。
  瘀滞经络之间,损伤之症,皮不破骨未折,周身疼痛,筋挛不舒,微发寒热,疲乏无力,经久不愈,此瘀血阻滞气血往来,以致凝滞而痛,所谓疼则不通,可服逐瘀通经汤,破瘀通经,其疼自愈。
  瘀滞腠理之间,瘀滞腠理之间,以致荣卫之气不和,疼痛麻木,寒热往来,皮肤感觉减退,腠理在半表半裡之间,为气血往来之路径,伤荣气则恶寒,伤卫气则恶热,故而寒热交作,加减小柴胡汤治之。
  瘀滞筋骨之间,损伤后瘀血停滞于肌肉之间,发热自汗盗汗,身痛渴欲饮水,不恶寒反恶热,脉洪大而浮滑,肌肉为阳明所主,以阳明之燥气,而瘀之薰蒸,为热为汗,可服犀角地黄汤加桃仁、红花、大黄治之。
  损伤之后,由于惊恐、内出血、疼痛、精神刺激等各种原因,引起中医归纳为瘀血症的还有很多,只要不是内脏和主要器官的严重损伤和急性大出血,需要手术或抢救的病人,一般都可以通过证候分析(辨证论治)之后,施以中药,都可达到治疗的目的。例如所总结出的:损伤之后,肚腹作痛,大便不通,按之痛甚者,瘀血在内也,用加味承气汤下之;既下而痛不止,按之仍痛,瘀血未尽,用加味四物汤,补而行之;若腹痛按之不痛,气血伤也,四物汤加参术芪补而和之;若下而胸胁反痛,肝血伤也,用四君子汤加归芎补之;既下而发热,阴血伤也,用四物汤加参术补之;既下而恶寒,阳气伤也,方用十全大补汤;既下而恶寒发热,气血俱伤,用八珍汤补之;既下而欲吐,胃气伤也,以六君子汤加当归补之;既下而吐泻,肾脾伤也,六君子汤加肉果补骨脂补之;若下而手足俱冷,昏愦汗出,阳气虚寒,争用参附汤等等。若使用得当,确有良効。
  附方:
  犀角地黄汤(跌仆损伤,瘀血在上部,胸满烦躁,漱不咽,或血热妄行,吐衄不止。)犀角3g  生地12g  丹皮15g  白芍10  火盛加黄连 栀子;口鼻出血加大蓟 茅根 藕节。水煎温服。
  清上瘀血汤(准绳方)(上膈损伤,瘀血黑肿疼痛,身躯伛偻难仰)二活  连翘  桔梗  赤芍  当归  川芎  生地  大黄桃仁  红花  黄芩  栀子  甘草  水煎温服。
  加味小柴胡汤(古方加味)(瘀血日久,发脱不生,胸膈顽硬刺痛,目无光彩)柴胡10g  黄芩10g  半夏5g  党参10g  生姜6g  甘草6g  大枣4枚  当归10g  赤芍10g  桃仁10g  红花6g  大蓟10g  水煎温服日二次。
  大承气汤(家传方,与古方不同)(跌仆损伤,瘀滞于内,胸腹胀痛,发热口干,大便秘结,小便黄赤色,或有尿痛。)。当归10g  赤芍10g  黄芩10g  柴胡10g  桃仁12g  红花12g  芒硝10g  大黄6g  枳实10g  槟榔10g  水煎一次温服。(50岁以上老人,去槟榔加台乌药6g  川厚朴10g)泻尽瘀血,疼止胀消,发热可退。分量轻重,随证加减,不可拘泥。
  逐瘀活血汤(损伤局部赤肿灼热,或整复前后肿痛不消,或肿痛严重妨碍整复者,外敷消定散,内服此方。)当归10g  赤芍10g  桃仁10g  红花6g  丹皮15g  大小蓟10g  茜草6g  水煎温服。
  消下破血汤(金鉴方)(下焦损伤,季肋少腹胀满疼痛,皮下硬如皮革,大小便可自解。)当归10g  赤芍10g  柴胡6g  黄芩10g  大黄12g  枳实10g  川芎6g  泽兰12g  牛膝3g  生地10g  苏木3g  栀子5g  桃仁泥10g   水煎温服二次.
  抵当汤(伤寒论方)
  复元通气散(金鉴方)木香  茴香(炒)  青皮(去皮)  穿山甲(稣炙)  陈皮白芷  甘草  漏芦  贝母各等分以上为末,每服一、二钱,温酒调下。
  逐瘀通经汤(家传方)(瘀血停滞于经络之间,周身作痛,寒热往来,疲乏无力,经久不愈)当归10g  赤芍10g  川芎6g  桃仁12g  红花6g  延胡索12g  柴胡10g  黄芩10g  荆芥10g  水煎分二次分服。
  加减小柴胡汤(惯用方)柴胡10g  黄芩10g  制半夏6g  桃仁12g  红花10g  白芥子10g  琥珀粉3g冲服 水煎分二次温服。
  二、亡血
  亡血者,血液亡失也。各种原因,引起血液离出经脉之外,或流失体外,或积于某个体腔之内,失去营养身体的作用,严格来说,都可以谓之亡血。但积于体内者,可出现一系列的变症,与瘀血症又有交义,故而辨证要仔细推敲。对于创伤所致的出血症,由于现代医学的发展,清创、缝合和其它手段已经发展到比较完美的程度,外用中药在创面的应用,范围逐渐缩小。然而,中医中药在调整失血后出现的各种变症和功能失调,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各种开放性损伤:急性创伤,随着现代化工业的发展,交通工具的进步,复合性创伤也就变得越来越复杂、多变。对我们的要求也就越高。作为一位骨伤科医生,掌握现代医学知识和治疗手段是非常必要的,况且这些知识是人类共有的财富,不应人为的贴上“中”或“西”的标签。中药和其它在中医理论指导下形成的治疗手段和方法,几千年来,确实证明其行之有效,还需要我们继承、总结、研究、发扬的提高。
  创伤失血过多,如出现发烧口渴心烦者,此内伤其阴分,当补气生血,血足津生烦渴则退,可服圣愈汤加枣仁、麦冬、天花粉儿茶、乳香、没药、甘草。创伤失血乃气分之血,故宜补气以生血,气足肌即生,气充则血行,则宜八珍、养荣、参附等汤治之。急性出血出现心神不宁,烦躁不安,汗出不止,甚则出现虚脱,急用独参汤救之。
  亡血过多,面色苍白,发热心烦,口干无汗,心跳气短,脉大而虚,按之全无,可服亡血汤。
  亡血譫语,亡血出现譫语自汗,燥烦不安,神志错乱,口干不欲饮,可服亡血譫语汤。亡血发热,无汗,口干,烦躁者可服用亡血丹皮汤;发热,狂言,盗汗者,可服亡血二地汤;若进一步出现发烧譫语盗汗舌硬者,症显危急,可服茯神熟地汤,这是习惯用的所谓“亡血三方”,主治出血过多的“亡血变症”。
  附方:
  圣愈汤(李东垣方)(亡血发热,烦躁,肉忄闰 筋惕,睡卧不宁。)当归10g  川芎10g  生地15g  熟地15g  党参10g  炙芪30g  水煎服。
  亡血汤(家传方)(亡血过多,面色苍白,发热心烦,口干无汗,脉大而虚,重按全无。)当归身10g  炙黄芪30g  党参30g  土白术15g  蒸首乌30g  血丹参15g  炙玉竹15g  炒杜仲10g  炙甘草10g  水煎温服二次。
  亡血诳语汤(家传方)(损伤亡血,诳语自汗,神志错乱,口干不欲饮。)寸冬24g  浮小麦12g  丹皮15g  党参30g  丹参30g  九地30g  远志15g  炙芪30g  当归12g  水煎温服二次。
  亡血丹皮汤(家传方)(亡血过多,发烧无汗,口干烦躁。)粉丹皮10g  柴胡3g  栀子5g  地骨皮10g  党参12g  茯苓10g  炙甘草6g  水煎温服二次。
  亡血二地汤(家传方)(亡血发热,狂言盗汗)生地  熟地  当归各15g  茯苓12g  远志10g  熟枣仁10g  元肉6g  水煎温服。
  亡血茯神熟地汤(家传方)(亡血发热、诳语、盗汗、舌硬者用之。)茯神30g  熟地30g  白术10g  元肉10g  肉苁蓉10g  杭菊12g  川芎3g  甘草6g  水煎温服二次。
  三、气血双伤
  气血在人体内周流不息,如环无端,周而复始,无处不到,内灌脏腑,外濡皮肉筋骨。难经云:“气主煦之,血主濡之,”说明气血有煦濡周身的功能。血之循行,必赖气之推动,气之能量,也由血之供给。人体受伤,血瘀必致气滞,失血造成气脱,并互为因果,故在临床上,绝大多数是气血双伤,只是有所偏重而已。常见的有:
  损伤胸胁:胸胁损伤,瘀血积聚,呼吸浅短,喉痒胸痛,不敢咳嗽,咳则疼痛加剧,气急喘促不安,汗出不止,不能坐卧,因而靠卧,表情痛苦,肋骨骨折或肺部损伤,多似此症,可服清瘀顺气汤。
  损伤伤及头颅,应严密观察,必要时,应住院详细检查和治疗,以免延误病情。如出现昏迷,时迷时清,或熟睡不醒,此为瘀血凝结,肾气不纳,宜活血去瘀,滋养心肾,在严密观察和监护下,可用巴戟清心饮,(也可用于脑振荡后遗症)。
  损伤后身热如焚,气血两伤,肝火炽盛,两者并发,故身大热、口干、无汗,卫气外循肌肉、充皮肤、达三焦,气滞血凝,是谓内外俱伤,可服用清热散瘀汤。
  损伤后脅下疼痛,胸腹无胀满,脅下疼如锥刺,无寒热之症,大便带黑色,疼痛之处有胀感,此闪挫气滞血瘀可服加味桃仁承气汤治之。
  附:孕妇跌仆 ,腹中急痛,胎动不安。可服用仆伤安胎饮。孕妇跌仆,以致流产,出血过多,并下紫黑血块头昏眩晕,腹疼少食,此为内伤血室,胞胎受损,瘀血大作,下黑紫血块,致使胎堕,胎堕失血,故神乱昏晕,法当补气活瘀,以生新血,服用仆伤流产饮。
  附方:
  清瘀顺气汤(家传方)(胸胁损伤,瘀血积聚,呼吸浅短,喉痒胸痛,不敢咳嗽,咳则疼甚,气急喘促,汗出不止)当归12g,赤芍12g ,炙苏子15g,台乌药10g,青皮6g,陈皮10g,广木香5g,马兜铃12g  杏仁泥12g  法半夏10g  炙桑皮15g   水煎温服二次。
  巴戟清心饮(金鉴方)四物汤加巴戟天12g  大黄15g  水煎服。
  清热散瘀汤(家传验方)(损伤后身热如焚,口渴无汗,郁闷烦躁)花粉12g  丹皮15g  连翘15g  羚羊角3g  地骨皮10g  茜草10g  败浆草12g  黄苓10  水煎服。
  加味桃仁承气汤(家传验方)(跌仆闪挫,胸腹无胀满,胁疼如锥刺,大便带黑色,局部胀疼感)大黄15g  芒硝5g  桃仁10g  桂枝3g  枳实10g  桔梗6g  柴胡6g  附片3g  甘草6g  水煎服二次。
  仆伤安胎饮(家传方)(孕妇跌仆 ,腹中急痛,胎动不安)茯苓10g  白术12g  条芩12g  秦艽12g  焦艾叶12g  阿胶6g  水煎分二次服。
  仆伤流产饮(家传方)(孕妇跌仆流产,血下黑紫块,头昏目眩,腹疼少食)党参30g 茯芩10g  当归10g  炙黄芪30g  丹参15g  红花6g  姜炭6g  附片3g  甘草6g  水煎温服二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