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论“调理脾胃”治疗慢性疑难病症的临床意义 刘德臣

 在中医学脾胃占重要而特殊地位,“调理脾胃”是内科杂病疑难病症重要的治法。脾胃与其他脏腑的关系非常密切,脾胃有病可以影响其他脏腑,其他脏腑有病也可累及脾胃,所以,在临床治疗强调调理脾胃,恢复其受纳运化吸收的功能,使气血生化之源不竭,其他脏腑的疾病就趋向好转。因此,调理脾胃治法对多种慢性疑难杂病,如:出血、咳嗽、气喘、肿胀、肿瘤等,通过调理脾胃,往往可以达到治愈疾病的目的。因此,必须从脾胃在人体生理病理论起,脾胃在祖国医学占重要地位,故称“后天之本”。脾能运化水谷精微,将水谷精微输送到其他脏腑、组织器官供营养之用,是气血生化之源。脾能运化水湿,即主管体内吸收和运行,以维持人体的水液正常代谢,脾胃健运正常,则人体气血盛旺,精力充沛,肌肉丰满。如外邪入侵,饮食不节或劳倦思虑太过,以及久病等原因导致脾胃功能紊乱或致脾胃虚弱,临床上就会出现各种运化失调的病变。
  脾与胃,脾主升,胃主降,如林珮玲说:“脾宜升则健,胃宜降则和”,说明升降的重要性,胃能容纳谷食,产生精微,由脾转输,如《素问·经脉别论》说“饮食入胃,游溢精气,上输于脾,脾主散精,上归于肺,通调水道,下输膀胱,水精四布,五经并行”,说明脾主升的功能作用,如脾气上升失职而下陷致病变,临床表现脱肛子宫下垂,虚寒久痢等症状,胃主降,饮食经过胃部,依赖胃气下降的作用,得以消化,吸收及排泄。如胃气不降,反而上溢,就形成胃失和降的病变,临床表现嗳气呃逆、恶心呕吐等症状。从此看出脾和胃相互配合,一升一降共同完成升清降浊的作用,从升和降看起来是相反的,是相辅相成的作用。
  燥和湿:脾为湿土,胃为燥土;湿和燥是脾胃的本身性质,也和他们的作用有关,如唐容川说“胃土以燥纳物,脾土以湿化气”,正因为脾本身是湿,以六淫中的湿气易困脾;脾失健运易生湿,湿邪太重,常能阻碍脾的运化,致成病态。针对湿邪因脾或脾虚生湿的病变,采取“燥可去湿”的方法治疗,燥湿即能健脾,脾健则湿无由生。因此脾病用药就宜偏燥一些,胃正因为本身是燥,有病易化燥,过燥则化热,热盛则伤阴引起不饥不纳等病。因此治病时用药就偏柔润一些。以湿与燥而言,脾湿能济于胃燥,胃燥能制脾湿,若不平衡则出现病象,如阳明实证与太阴虚证,虽然湿与燥是相对的,脾与胃分工合作,互相调剂,保持一定的平衡,不使过湿过燥,以维持脾胃正常功能。
  脾胃是脏腑系统之一,属于人体最重要的部分。在发病中有一定的重要性,如脾胃健运或机能减弱造成身体抵抗力减弱,各种致病因子就容易侵入,如“邪之所凑,其气必虚”也就是说,给以致病因子就容易造成适宜条件。总之,脾胃虚弱,健运失职,可生湿生痰食滞等病态,致化生气血不足,产生气虚血虚等症状,从这些再可生出许许多多的疾病来。
  化生气血:脾胃是生化气血之源,人体气血是饮食经过脾胃消化后产生的精微物质,通过心肺的气化作用生成,故“中焦受气取汁,变化而赤,是谓血”说法。气血化生除中焦脾胃外,与肺肾关系至为密切。脾胃失调可以影响饮食摄纳消化和运输,使得水谷之气不足,久而必然无力懒言面苍白,少食消瘦腹疼喜按等症状。“没有无形之气,不能生有形之血,血之生成来源气化”,说明气虚必导致血虚。在临床常见气虚血弱并见出现,神倦乏力面苍白,心跳怔忡等,治疗以气血双补。
  统摄血液:脾能统摄血液,使之循着正常途径运行的作用,因脾胃主中气,后天之本,为血之帅,血由气摄,脾气充足就能统摄和推动血液运行。如脾气虚弱,则血失去统摄以致溢于脉外,形成多种出血疾病,治疗补脾益血,补脾益气重于补血,才能恢复脾的统摄功能。
  湿:中湿有两条途径,一为从外而得,所谓外湿,如坐卧湿地,雨水伤人者:另一种从内而得,所谓内湿,如食生冷酒曲等。但两类中湿都由脾胃虚弱所致,除中湿脾胃本身也能生湿,那就是由脾运不健水液停留而引起湿病。《内经》说“诸湿肿满皆属脾”,治疗用健脾益气燥湿等法。
  食滞:食滞有两种原因,一是饮食不节,食太饱或食不消化的食物,伤脾多产生食滞。另一种是脾胃虚弱,运化不健而致。林珮玲说“胃是多食不滞”。巢氏病源说“宿食不消,由脏气虚弱,寒气客于脾胃之间,故使谷不化也”。从此古人说明脾胃健旺正常人,不易食滞。脾胃虚弱的人健运失调容易食滞。在临床遇伤食或夹食常以健脾消食并用,如结滞严重者,也有单纯用消导法,荡除食积,使脾功能机转恢复。
  痰:痰和脾肺肾有关,但肺对痰的产生所起的作用较小,一般认为肺仅为“储谈之器”而已,痰生于脾或肾生痰多见。如脾虚湿盛失去健运,则津液凝而变成痰,所以说“脾为生痰之源”;痰之本为水,肾虚水泛为痰,而脾虚时,土不能治水,水就更易上泛为痰,总之,痰还是为津液所化,亦来自水谷。所以会产生痰,但还是和脾胃不健最有关系。薛立斋说:“使气血俱盛;何痰之有”,所以说脾胃与痰的产生关系很密切,痰的治则去湿化痰,或健脾化痰,宣肺去痰,温肾化痰。
  通过论述,可以看出脾胃不健,则水谷不能正常消化和吸收,因而产生气虚血虚,食滞痰浊和水湿为致病因子,这些致病因子产生很多痰病。此五者相结合起来,也能引起不少的疾病。如脾胃健强,就可以使这些致病因子不易发生。
  “调理脾胃”在治疗上的价值。
  脾胃既然在人体生理中占着如此重要的地位,又与各种疾病的发生有着密切的关系,可以想象调理脾胃在临床是一种重要的治疗方法,在祖国医学施治调理脾胃广泛的应用,在我长期临床实践中证明确实如此。
  “调理脾胃”包括的内容很广泛,常用健脾包含补脾实脾补脾益气健中意义,消食包含导滞逐积;理气包含行气破气;温脾包含温中暖胃补脾阳;养脾包含养胃润燥;清胃包含凉胃泻火;和胃包含降逆化痰。
  在临床上治病的时候所用的治法常常不止一个,例如健脾理气或温胃降逆等。有时涉及他脏,如疏肝和胃等等,掌握治疗基本方法,再根据临床上的具体情况加减化裁,灵活运用,对调理脾胃治病才能发挥很大的作用。
  在长期临床实践证明,通过“调理脾胃”可治疗很多的疾病,除治疗脾胃本身表现,食欲不振,善饥,恶心呕吐嗳气呃逆,噎膈反胃,痞满脘胀,嘈杂及肠鸣泄泻痢疾,便血脱肛,便秘等外。还可治其他的疾病,土不制水:证现水肿腹胀、哮喘;土不生金:肺劳虚损;脾不统血:崩漏月经过多便血;脾不化湿:白带黄疸暑湿,湿痹泄泻,淋浊;脾湿生痰,咳喘、多痰、痰厥引起的头晕头疼……补脾生血。从此可以看出调理脾胃在临床应用十分广泛的,可以说,除外感病外,几乎大部分疑难杂病或内伤病都需用“调理脾胃”各项法则,由此可以看其重要性。
  在长期临床实践中,我运用不同的“调理脾胃”的方法,治疗了很多典型病症,为了证明“调理脾胃”治疗疾病重要性,举出我临床治愈病例如下:
  例1:肝气犯胃
  乔某 男,45岁,医生,2016年10月18日就诊,乔在旅行途中突然出现脘胁疼痛牵引至背部,在市某大医院被诊断为胰腺炎,用中西药治疗效果不显著。来我处就诊时,上述症状并现,舌苔黄、脉弦,我诊为肝失条达,侵犯于胃,治宜疏肝泄热,理气止疼,用金玲子散和左金丸,川楝子、玄胡、黄连、吴茱萸服四剂药,疼痛大减,连续服十剂而愈。
  例2:脾湿咳嗽
  方某 男,46岁,农民,2014年10月就诊,咳嗽很久不愈,曾服用很多种药,效果不明显,有效但不能巩固。来我处就诊时咳声重浊频繁,痰多浊沫,时常发喘,脘闷食少,神倦乏力,咳嗽严重时出现呕吐痰沫,舌苔厚白,脉沉弱而滑,诊为脾湿泛痰而致,治宜燥湿化痰肃肺,用射干、桂枝、干姜、紫菀、吴茱萸、炙麻黄、苏子、杏仁、法半夏、橘皮、独活、白前服三剂而病减,续服十二剂而愈。
  结论:是湿盛困脾,脾失健运,水湿内停泛为痰,上扰于肺,肺失肃清,则上述症状,治宜健脾燥湿温脾化痰,肃肺服十五而病愈。
  例3:脾肾阳虚
  王某 男,44岁,公安干部,2014年5月来我处就诊,王身疲乏力面色发白,饮食不振,大便稀溏,腰酸背寒,面目浮肿,西医诊断为慢性胃炎、慢性肠炎,服药效果不佳,即有效时间很短而又复发,我诊断为脾肾阳虚,用四神汤加味。方药:吴茱萸、肉豆蔻、五味子、破故纸、红枣、生姜、白术、苍术、炒薏仁服六付而病减,续服十二服而愈。
  例4:脾虚水泛
  杨某 男,39岁,商人,2014年6月12日来我处就诊,杨几年前患肿胀病,西医诊断为肾炎,经中西药结合治疗而治愈,后因操劳过度、饮食不节、食偏冷偏热食物,出现周身浮肿、下肢肿甚、便溏、四脚不温、舌苔白腻、脉缓,治疗以补脾和胃利湿温阳,用比和饮合真武汤(没有这个药方)加入利水消肿之类药物。
  方药:太子参、白术、陈皮、云苓、健曲、藿香、砂仁、炙甘草、乌附子、生姜、大腹皮、桑白皮服四副而病减,续服十付而愈。
  临床遇到很多妇科病,月经过多,月经断断续续不干净,经漏久治不愈,都从“调理脾胃”并加入益气摄血之品而愈。
  总之,“调理脾胃”是中医理论重要组成部分,在长期临床实践中,对于慢性疑难杂病能起到特殊的治疗效果,“调理脾胃”是中药治疗方法重要部分,根据病因、病机进行合理辨证论治,对疑难病症才能取得很好的疗效。